莎拉波娃决定不改名甜心波娃 创意作罢只因签证,

莎拉波娃决定不改名甜心波娃 创意作罢只因签证,

2017-06-23 09:31 作者:小编

晚报记者王嫣报道制图邬思蓓 昨天,玛丽亚·莎拉波娃美网期间改姓“甜心波娃”的新闻炒得沸沸扬扬,但今天她又决定不改了。为炒作她的糖果品牌,连老爸、祖宗都不认了,莎娃这个体坛第一女富豪当得不容易。

创意作罢只因签证

前一天,莎拉波娃向佛罗里达高等法院递交了申请,希望在美网期间更改姓氏为“sugarpova”,为自家糖果作最彻底的宣传。但不等法院回音,莎娃又改主意了,经纪人兼“甜心波娃”品牌合伙人马克斯·埃森巴德告诉ESPN说,“经过深思熟虑,我们最后决定不改姓了。 ”

其实,改姓这事儿哪里那么容易,莎娃不仅要征得法院允许,还得过大满贯委员会这一关。但现在放出风去不到24小时就自己撤了,怎么看都是一场炒作。马克斯也不否认,“玛丽亚督促她的团队要尽量有趣,要跳出框框,给‘甜心波娃’品牌找话题。在迈阿密,我们曾试图改装一辆玻璃卡车,装满糖果,开着它满城转悠。而这次的创意,完全突破以往。但最终,我们不得不作罢,因为美网之后她紧接着就要飞日本和中国,这事儿会让她之后的行程非常麻烦。 ”

据莎娃自己说,开糖果店是她儿时的梦想。而当她有能力实现,莎娃便拍出30万英镑,在西班牙建了一条糖果生产线。在欧盟区,“甜心波娃”每包1.6-2.6欧元不等,但在非欧元区的美国,一包糖果高达5美元,英国则为4镑,价格不菲。但包装袋印上唇印后,男性群体这一目标客户群反响还是相当积极,去年一年就卖出近200万包。如今,俄罗斯姑娘已决心将标志性的红唇印上美网比赛服,为了做大她的“甜心波娃”,父亲的姓氏暂时舍弃一下,也没什么大不了。

更名事件,没有人问尤里·莎拉波夫的意见,但莎娃老爸最近重新成为女儿教练,心情应该不错。而莎娃最新训练照片的亮点在于,男友迪米特洛夫“化身姜山”,当起了陪练。尤里曾经那么看不上湖人替补武贾西奇,世界排名第28位的保加利亚90后,他倒接受了?

莎娃自力更生很励志

莎拉波娃、小威、李娜是女子网坛的三大富婆,也是三位白手起家、靠个人天赋和努力致富的网坛 “励志姐”。而前一姐海宁,更是“苦孩子”的典型:出生后不久,生母早逝。善良的继母引领她走上网球之路,却又在她15岁时被癌症夺去生命。父亲的收入不仅支撑不了海宁的网球梦,她从青少年起就要靠打小比赛赢奖金补贴家用。成年后的海宁,经历了结婚、与父亲家族决裂、离婚、回归后,终于安定下来,自己做了母亲、有了女儿,品尝到了生活幸福的滋味。

跟上面这些“大姐大”相比,现世界排名第5的埃拉尼,最高成就不过是去年的法网女单亚军,加上3个大满贯双打冠军。当然,她6887049美元的职业生涯总奖金,放在一般人这儿也相当励志了,但埃拉尼是水果商家的“大小姐”——他父亲的生意可不是摆个摊卖几个苹果香蕉的规模,而是垄断欧洲水果命脉的境界。没准儿哪天埃拉尼再输一个大满贯决赛,她老爸一不爽,欧洲人一个星期没好果子吃。

男子网坛两位TOP10选手也是豪门贵公子:已经退役的安西奇,老爸开着克罗地亚当地甚是火爆的超市连锁店,老妈则是专为大财团服务的财政顾问,安西奇从小就由专业教练一对一教学。退役之后安西奇拿到了法学学位,当了律师,靠着父母的关系客户自然不少。沃达斯科的父亲,则经营着好几家餐厅。他家的餐厅绝不是小饭馆儿,顾客都是像C罗、卡卡这样的大牌,西班牙皇室贵族也经常大驾光临。他家的餐厅,“不等位”估计是不可能的。

富二代可以很低调

要谈网坛“富二代”,怎么也绕不开纳达尔。费德勒号称资产4亿欧元,富裕的马洛卡小岛居民塞巴斯蒂安·纳达尔,跟托尼·纳达尔合开的兄弟玻璃厂,在拉法·纳达尔出生前就已经有10亿欧元的总资产。至今,托尼叔叔的教练费都是从家族的建筑公司里拿。而纳达尔成名后,他的奖金及70%的赞助收入都交给爸爸打理,如今纳达尔家族名下注册公司多达10家,横跨酒店、建筑、体育经纪多领域。纳达尔自己都说,“我想我是不太可能遇上财政问题的。 ”但就这样一位富家公子,大满贯已拿到手软的2010年底,还被人目击坐经济舱。

现世界排名第29位的美国新锐奎雷伊,“富二代”跻身前十绝对没问题。他的父亲是位银行家,早早给他买了架私人飞机。 18岁那年,奎雷伊选择网球,放弃南加州大学的奖学金,人们觉得再正常不过——他又不是付不起学费。但当19岁的奎雷伊,自己已经挣到35万美元奖金,却还开着他15岁时用1200美元买下的1974年产大众Vanagon卡车,载着20个人一起去参加高中篮球比赛,你就发现他是真节俭了。“我在攒钱买岛屿呢。”奎雷伊开玩笑说,其实简单随意就是这个南加州孩子的理想生活。

当然,也有完全相反的例子。古尔比斯就把他的 “富二代”生活过得高调奢华,甚至超越了底线。古尔比斯出生在一个体育与艺术结合的富裕家庭里,父亲曾是著名篮球运动员,爷爷更为前苏联男篮赢过三次欧锦赛冠军。母亲则是拉脱维亚著名的演员和模特,外公是著名表演艺术家和导演。古尔比斯的父亲退役后做了投资商人,积攒起4亿英镑资产,甚至拥有潜水艇。而从出道便被贴上 “四小天王”标签的古尔比斯,参加ATP巡回赛经常乘坐私人飞机,酒店非五星级不住,可惜他有些钱花在了错误的地方: 2009年,21岁的古尔比斯在瑞典比赛期间携带妓女回房,要求对方提供有偿性服务。不料妓女是女警察假扮,古尔比斯颜面扫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