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收养7名甘肃地震孤儿 辞职当“全职妈妈”,

女子收养7名甘肃地震孤儿 辞职当“全职妈妈”,

2017-06-23 09:12 作者:小编

【德行录】

2013年7月22日,甘肃岷县发生6.6级地震,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孤儿成长项目工作人员前往灾区将7名孤儿接到北京照顾。作为志愿者,郝玉玲毅然辞去招生办主任的工作,专心当起“全职妈妈”,照顾孩子们在京的生活起居。

近一年来,看着孩子们一点点长高,从学校拿回一张又一张奖状,是最让郝玉玲欣慰的事。孩子们经常对她说,“世上只有妈妈好,我有一个‘郝妈妈’”。郝玉玲却常调侃自己,“我啊,也没做什么,就是占了个好姓氏。”

【榜样说】

希望孩子们能健康长大,我会一直陪伴守护着他们。

——郝玉玲

“吃饭啦”,郝玉玲向屋里吆喝一声。“来啦”,五个孩子几乎异口同声答应,从卧室走到餐桌,轮流洗手准备吃饭。

每天晚上,是海淀区观林园小区内这套两居室人气最旺的时候。褚江伟和褚江瑞哥俩很快吃完一碗饭,瘦弱的褚飞鹏吃得慢,每吃两口饭菜,就喝上一口汤。褚江琴最快吃完,她把汤碗和饭碗摞在一起,放进水池,然后坐在桌边等着大家吃完,准备洗碗。

“我们在家各有分工。”郝玉玲说,一年来,家里的成员早已有了分担家务的默契,江瑞扫地,江琴洗碗,江伟和包鹏强擦桌子,一切井然有序。

其实,郝玉玲和这些孩子们并没有血缘关系,作为儿慈会孤儿成长救助项目的志愿者,她照顾着7个甘肃岷县地震中失去父母的孤儿。

震后5天跟“妈妈”回家

16岁的褚江伟至今仍记得,2013年7月22日清晨,奔腾而下的泥石流瞬间吞噬了自家的老屋,也夺走了屋里的爸爸妈妈。面对年幼的弟妹,褚江伟觉得“整个世界坍塌了”。

5天后,在北京西站的南一出站口,他见到了郝玉玲。她笑着接过他们的书包,说,“走,孩子,跟我回家!”

如今,近一年的朝夕相处,褚江伟和弟弟妹妹早已习惯了在北京的生活。最让他们欣喜的是,每天放学后,一推开家门,就能看到微笑的郝妈妈。

孩子们口中的“郝妈妈”郝玉玲是北京人,曾在北京华夏管理学院担任招生办主任。2013年初,郝玉玲与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孤儿成长中心主任何江萍相识。

“当时是基金会要和学校合作,我听何老师说,孤儿之家有很多玉树来的孩子,就想去看看。”郝玉玲说,孩子们的歌舞给她留下很深印象。“他们经历了亲人的离去,仍然乐观地生活,我特别感动。”郝玉玲当即报名,成为一名志愿者。

甘肃岷县地震后,儿慈会孤儿成长项目工作人员前往灾区,和孤儿亲属签订协议后,将褚江伟等7名孤儿接到北京照顾。

何江萍回忆,接回孩子后,就想到可以请郝玉玲帮忙照顾,因为她懂教育,会照顾孩子,还能教育和引导孩子。

就这样,2013年7月27日,孩子们跟着郝玉玲住进了基金会为他们租来的“家”,两间卧室里放着四张上下铺,孩子们在失去家园和亲人后不到一周,就住进了新家。每个月,基金会给孩子们补贴3000元伙食费。

孩子奖状挂满半面墙

初次见面时,7个孩子对新环境充满恐惧,只低着头用方言小声交流。

为了让孩子们学着说普通话,郝玉玲特意做了“今天你说普通话了吗”的提示标语贴在进门处的墙上。由于甘肃老家水资源稀缺,孩子们不常洗澡,“我就告诉他们,从现在起,大家每天都可以洗澡。”郝玉玲还教孩子们在宿舍里不要大声喧哗,见到客人要有礼貌等。

对孩子们的饮食习惯,郝玉玲则尽量保留。“孩子们喜欢吃面条,有一次,7个孩子吃了5斤面,当时我都被吓住了。”于是,郝玉玲特意购买了一台手动压面机,专门用来给孩子做面条。

如今,7个孩子有5个插班到北京石油学院附属第二实验小学,褚江伟、褚江瑞、褚江琴上五年级,包鹏强、褚飞鹏上四年级。褚爱红在艺校学习舞蹈,上初中的褚翠红住校,两人只有周末才回家。

“江伟比其他的孩子年龄都大,在班级里,他像大哥哥一样照顾其他同学,大家都很喜欢他。”褚江伟的班主任张老师介绍,学校里的江伟是班长,学习刻苦而优秀。

郝玉玲说,寒假,孩子们带回的奖状挂满了半面墙,那是她最欣慰的时候,“我去开家长会,心里美滋滋的”。

面对儿子自认不是“好妈妈”

能见证孩子们的点滴变化,是郝玉玲最欣慰的事。

6月17日晚饭后,孩子们靠墙站好,郝玉玲拿着铅笔,测试他们是否长高了。“江瑞1.63米,江琴1.43米,小包子(包鹏强)1.42米,”郝玉玲一边用尺子量,一边把新的刻度画在墙上。

7个孩子中,褚飞鹏最瘦小,11岁的他只有40多斤,个子也才刚过了1.3米。“我长大了想当一名跳水运动员,”回到房间,褚飞鹏说起他的跳水梦。

“我和哥哥长大后想当军人,保卫祖国,保护郝妈妈。”褚江伟和褚江瑞兄弟俩则有军人情节。

褚江琴是家里“常住人口”中唯一的女孩,她获得了和郝妈妈同住“女生寝室”的特权。哥哥们都说,看上去文静腼腆的她,私底下也很调皮。

得知孩子们适应了新的环境,褚江伟、褚江瑞、褚江琴三兄妹的爷爷褚怀德不时发来短信,表达对郝玉玲辛勤付出的感谢。

每周末都会跟随团队到孤儿之家给孩子辅导功课的志愿者马欣然,也见证了郝妈妈在日常生活中对孩子们的照料,“很钦佩她,确实像她的姓氏,是个好妈妈”。

不过,郝玉玲认为她“不能算是好妈妈”。“亲儿子结婚,我什么都没给张罗。婚礼那天,儿子跟我说,会支持我的所有决定。”郝玉玲说,在当奶奶的年纪当了一群孩子的妈妈,从没有后悔过,也永远不会抛弃他们。